« 關於愛情的第一種誤解 | Main | 關於愛情的第三種誤解 »

關於愛情的第二種誤解


柔和的夕陽映射在稻田裡淺淺起伏的沃土,澄黃色的光暈從天邊蔓延開來。K彎著腰,褲管沾滿乾涸的泥巴,一邊說著:

「把這些雜草拔掉,我們就準備回家吧!」

你跟在後面,把快速生長的雜草也拔掉一些。難得遇到兩家人都有空閒的週末,你跟著K來到他在「生機農場」租用的一畝田地,學著架稻草人,準備一段時間後享用沒有使用農藥的碩大稻米和新鮮白菜。當然,平常農場會有專人負責耕作,讓這些都市中產階級假日來拔拔草、挖挖泥巴。但這畢竟還是你親手種出來的食物,你曾經參與它的生長。想到這裡,還是足夠讓你感到滿足了。

K是你的前輩,學校裡令人尊敬的社團學長,公司裡提拔你上進的主管。當然,你們也是多年的好朋友。當K缺人幫忙,向你招手時,你毫不考慮就離開原有的工作。這幾年下來,工作雖然辛苦,但紅利與配股倒也不少,加上K適時的鼓勵打氣,你死心塌地地將一生託付給K。

「如果S這時也在就好了‧‧‧‧」

坐在田埂上,一腳瀟灑地踏入泥濘,一手頂在膝蓋上夾著kent煙,K緩緩吐出煙圈,對著正擦乾身體的你說。你有些驚慌地確定在田地外的妻子聽不到這句話,然後失落地說:

「是啊,都怪我沒有處理好。」

K沒說什麼,只是淡淡地讓煙霧從他的肺部一圈圈吐出。

S是公司裡晚你一期的小學妹,在熱鬧喧騰的迎新晚會裡,因為躲在牆壁角落羞澀地徘徊被你發現,從此就進入你跟K的生活圈。S跟K一樣,是崇尚反璞歸真的自然主義者。K帶著你到生機農場耕作,S也跟著湊熱鬧。K帶著你到保護受虐動物組織參加義賣活動,S反而更投入。「反正我不用養家活口,不必太在意公司的業績跟獎金」,S俏皮地說著,以義工的身份拖著你跟K參加遊行。

為了確定你會參加遊行活動,S跟你的ICQ通訊越來越密集,私人往來越來越多,談話的內容有時候會轉到你喜歡的話題,譬如你愛看的「雍正皇帝」或「夏子的酒」,彷彿很有默契地她也喜歡。你對保護受虐動物組織的投入時間越來越長,反正有K當擋箭牌,妻子也無從發現其中的秘密。

有一次,在保護被虐動物的籌備活動上,S慷慨激昂地發言,鼓勵大家不要畏懼外界的壓力,繼續在不尊重生命的台灣堅持下去。那一片刻,滾燙的汗水從S的額頭冒出,披肩的長髮隨著肌肉的搏動在空中飛舞,散發出你從未見過的生命力量。

你發現你已經喜歡上S。

隔天,遊行結束後,你跟妻子謊報還有會後會要討論善後,找K跟S到一家氣氛不錯的咖啡屋談天。K幫你圓謊,然後又體貼地藉故先離開。留下你跟S兩人。你感覺到,她似乎也很高興K的離去。你試探地問她對愛情和婚姻的看法,S搖搖手說,她不相信天長地久,也不相信婚姻的誓約,只要短暫而堅定的愛情。

你喜悅的心開始猜測,這是不是她有意無意的暗示?你忙亂的心開始胡思亂想,想為你平淡的婚姻生活,帶來一些無傷大雅的樂趣。如果S也對你有意,然後又提得起放得下,不會糾纏不清,那真是發展另一個心靈寄託的好對象。你自私地想著,安慰自己說這不會傷害到任何人,只會豐富當事人的人生。

K的道德觀並不傳統,他或許是責怪事情沒有處理好,妨礙公司內部的互動吧。經過一段焦躁難耐的靜默,你鼓起勇氣,跟K說:

「前一陣子,我太太不在家,我打電話約S出來,說來我家坐坐好嗎。她答應了。我開車去接她時問她有想去哪裡嗎,她害羞地說,你決定就好了,看要去哪裡都行。我們先到附近吃一頓簡陋的餐點,然後把車子開進一片漆黑的院子。不敢開燈,因為怕鄰居發現。我們走進客廳,然後就坐在沙發上,開始聊天。」

「然後呢?」K淡淡地問。

「然後,一股沈重的氣氛籠罩在我們之間。我雖然覺得不對勁,可是我沒有辦法去扭轉。我還是一股勁跟她聊保護動物的事情,聊到最後,連自己都覺得有些不知所云,因為這些東西平常早就講過好幾遍了。不該出現的沈默卻一直出現,我們完全沒有辦法像平常一樣健談。最後,她說很晚了,該回去了,我就送她回去。」

「你那時沒有想親近她、抱抱她嗎?你沒有製造話題、氣氛,讓你有機會接近她?就算不成功,也不見得有什麼後遺症。」K質疑地說。

「不曉得為什麼,我連試探也沒有,所以我也不曉得,到底她的心意怎麼樣,願意或不願意。以後,我見到她總覺得有些尷尬,好像有一個結在我們之間沒有打開,卻又沒有辦法去談。」

K靜靜地走著,在田埂上留下重重的腳印。你低著頭,凝重地跟在他後面,重複踩著他留下的腳印。你的妻子和小孩在稻田的另一頭等著你,再走一小段路,你跟K的祕密談話就必須結束。

「她覺得,你在戲弄她吧。也許現代人已經不太拘泥於保守的愛情觀,但沒有人喜歡被戲弄。你本身已婚,卻還隱隱約約挑逗她。等她擺脫道德上的考量,決定試探你的底限時,你卻又臨陣退縮,欲言又止。也難怪她要逃避我們了。」

你沒有辦法辯駁,只能默默跟在K的身後。只是,你永遠不敢告訴K的是,你真正喜歡的是K啊。當S脫下「K的追隨者」的外套,恢復成小女人的模樣,嬌羞地期待你的回應,你卻無法感應出任何費落蒙的作用時,你不得不接受這殘酷的事實。為了抵禦這讓你難以接受的同性之愛,你努力地想證明自己的異性戀傾向,勉強自己結婚生子,還試圖用外遇來證明自己不是同性戀。可是,最後一刻,你終於清醒。如果你為了防禦自己的同性戀傾向,蓄意跟S發生關係,那才是最可怕的「戲弄」。

你的小孩跳躍地奔跑前來,你低下身子擁抱他。一陣風吹來,一滴淚水從眼角飛出,消失在沒有邊際的天空。


December 21, 2004 in 10.2002 關於愛情的三種誤解 | Permalink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s://www.typepad.com/services/trackback/6a00d83456b55069e200d835419b5c69e2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關於愛情的第二種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