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透靈魂的雙眼 | Main | 關於愛情的第二種誤解 »

關於愛情的第一種誤解


好像在酒後宿醉的夢境裡,你跟K走入偏僻農村稻田的田埂。金黃色的夕陽傾斜地映照在飄動的稻浪上,朦朧的光暈讓天空炫染著依稀悲戚的氛圍。K兩手插在褲袋上,大拇指略微緊繃地翹首露出在外,低沈地漫步向前。你尾隨在後,踏著他的影子,頭也沒抬起來。

「S還好嗎?你們最近還有沒有聯絡?我怎麼都沒聽到你們的消息?」K的聲音傳來。

「一陣子沒聯絡了。」你黯淡地回答。

S是你們友好的女性朋友。你跟S同期進公司,K是學長。偶然間,你們發現彼此有共同的興趣。S喜歡看日本卡通,你跟K也喜歡研究夏子的酒跟五星物語。S喜歡看歷史劇,你跟K也喜歡研究「雍正皇帝之大義覺迷錄」跟「太平天國」。S喜歡小動物,K正好也帶你加入保護被虐動物的組織。你跟K畢竟還顧忌著公司的業務,倒是S常走在前頭,常在辦公室偷偷傳message來要你們下班一起參加活動。

有一次,在保護被虐動物的籌備活動上,S慷慨激昂地發言,鼓勵大家不要畏懼外界的壓力,繼續在不尊重生命的台灣堅持下去。那一片刻,滾燙的汗水從S的額頭冒出,披肩的長髮隨著肌肉的搏動在空中飛舞,散發出你從未見過的生命力量。

你發現你已經喜歡上S。

隔天,遊行結束後,你跟妻子謊報還有會後會要討論善後,找K跟S到一家氣氛不錯的咖啡屋談天。K幫你圓謊,然後又體貼地藉故先離開。留下你跟S兩人。你感覺到,她似乎也很高興K的離去。

之後,你跟S的秘密通訊內容越來越長,也很有默契地藉故延遲下班,在聊天室裡多待一個小時,S還會提醒你買一朵鮮花跟一個小玩具,回去哄哄等你回家吃飯的妻子跟小孩。你對保護受虐動物的活動越來越投入,K也很知趣地陪你形成「三人行」的模樣,以免外界起疑心。

你很小心地從不跟S談起感情世界的問題,但彷彿有一種言語無法表達的默契,讓你們什麼都不用說,就已經形成一道感情的鍊結。從你的眼神,從她的眼神,似乎已經透露,什麼都不用多說。

經過一段焦躁難耐的靜默,你鼓起勇氣,跟K說:

「前一陣子,我太太不在家,我打電話約S出來,說來我家坐坐好嗎。她答應了。我開車去接她時問她有想去哪裡嗎,她害羞地說,你決定就好了,看要去哪裡都行。我們先到附近吃一頓簡陋的餐點,然後把車子開進一片漆黑的院子。不敢開燈,因為怕鄰居發現。我們走進客廳,然後就坐在沙發上,開始聊天。」

「然後呢?」K淡淡地問。

「然後,一股沈重的氣氛籠罩在我們之間。我雖然覺得不對勁,可是我沒有辦法去扭轉。我還是一股勁跟她聊保護動物的事情,聊到最後,連自己都覺得有些不知所云,因為這些東西平常早就講過好幾遍了。不該出現的沈默卻一直出現,我們完全沒有辦法像平常一樣健談。最後,她說很晚了,該回去了,我就送她回去。」

「你那時沒有想親近她、抱抱她嗎?你沒有製造話題、氣氛,讓你有機會接近她?就算不成功,也不見得有什麼後遺症。」K質疑地說。

「不曉得為什麼,我連試探也沒有,所以我也不曉得,到底她的心意怎麼樣,願意或不願意。以後,我見到她總覺得有些尷尬,好像有一個結在我們之間沒有打開,卻又沒有辦法去談。」

K靜靜地走著,在田埂上留下重重的腳印。你低著頭,凝重地跟在他後面,重複踩著他留下的腳印。你的妻子和小孩在稻田的另一頭等著你,再走一小段路,你跟K的祕密談話就必須結束。

「或許,你喜歡的是你投射在她身上的影像。你喜歡你看到的熱情、自由、活潑,這是你期待自己能做到卻無法達成的目標。你喜歡你投射在她身上的你自己。當她回歸到一個女人的面貌時,你反而不知所措了。你愛的,其實還是你自己啊。」

「你根本不知道她需要的是什麼。你從來沒有真正愛過她。」K做出冷酷的結語。

你的小孩跳躍地奔跑前來,你低下身子擁抱他。一陣風吹來,一滴淚水從眼角飛出,消失在沒有邊際的天空。


December 21, 2004 in 10.2002 關於愛情的三種誤解 | Permalink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s://www.typepad.com/services/trackback/6a00d83456b55069e200d8350c36a153ef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關於愛情的第一種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