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台北度假 | Main | 不過是九年前的往事 »

最奢侈與最簡單的

早上八點到達遠在花蓮最南端的醫院後,就忙著處理醫院網頁、開病房會議、巡迴各病房看診。中午一點多,處理完手邊的工作,想起今天是星期四,決定到17公里外的池上用餐順便買新新聞。17公里,在通暢的9號公路,不必20分鐘就到了,不會比大學時代走路到自助餐店吃午餐花更多時間。愜意地開著車,徜徉在花東縱谷的秀麗景色,不禁感慨這真是奢侈的一餐。不只是來回34公里的油錢,還包括享受這種生活品質的代價──遠離都會區的生活,以及正好有工作機會的運氣。台北人若要享受這種生活品質,恐怕得犧牲不少時間與金錢。

在花蓮鄉下,開車數十公里泡溫泉、吃頓飯是生活的一部份。但我能融入這種「奢侈」的生活方式,還是得仰賴數位時代的科技──醫院裡有專線連上HiNet,家裡有2.0MB的ADSL,今天還沒交稿,PCHome總編輯一通電話,就能向遠在台灣另一端的作者催稿。

通往池上的道路幾乎不會碰到像樣的十字路口,我專心地構思今天的主題:「簡單」。「簡單」是什麼?就是用最少的投入與資源,恰好能符合你的需求。我的PDA經驗,就是「最不簡單」的反例。

講起PDA血淚史,我想我算得上「台灣先烈」的一份子。五年半前,剛到醫院當住院醫師,聽說取得微軟認證的國眾,已在台灣銷售WinCE的PDA。我剛踏入精神科,夢想著跟病人與家屬問診時,手上能捧著一台PDA,馬上手寫記錄會談內容。收到醫師薪水,我興沖沖地找國眾門市詢問。當時的freestyle沒有中文系統,一萬多元的PDA,在我手上只有手寫記事與錄音兩種用途。但總是新奇的玩具,最初我一直帶在身邊。幾天後,問題一一浮現:WinCE機種很傷電池,我和一位病人會談動輒半小時,高使用量下絕對撐不了一天,我必須準備好多顆充電電池備用。不久,電池蓋莫名故障,我必須用繃帶在PDA上纏繞幾圈,電池才不會彈出來。於是就出現許多滑稽的場景:可看到一位精神科醫師,一邊跟病人或家屬會談,突然發現PDA沒電,故作鎮定地解開PDA的「繃帶」,從口袋掏出充電電池,再把繃帶纏繞回去,然後還要裝作沒事地繼續跟病人或家屬談話。

這段悲慘的記憶,讓我從此成為WinCE的拒絕往來戶。不久,台灣出現Palm代理商,在網路上一片對微軟同仇敵慨的氣氛下,我便加入Palm一族,連續「敗」了許多台PDA。第一台是4MBRAM的機型。有中文PDA,自然而然想要裝字典,4MB馬上不夠用,只好轉手他人,換一台8MB機型。但8MB裝了字典跟藥典後幾乎就爆滿了,連幾百K剩餘的flash ROM也動腦筋來存放檔案。這時,可插CF卡的TRGPro上市,等不及台灣廠商取得代理權,我就跟朋友上網訂購,順便買兩片當時在台灣不易取得的高容量CF卡。

原本以為腰上掛著可擴充電子書的TRGPro,從此天下太平。我努力下載字典、藥典、各種合法非法的醫學密笈,把CF卡裝得滿滿。我學會用iSilo與Hi-Note整理精神科的診斷手冊、考試重點。但,我漸漸發覺,我在電腦前面製作電子書的時間,遠多於打開TRGPro看電子書的時間。也就是說,如果有學習效果,也是因為在電腦前整理而留下印象,而不是靠讀電子書增強記憶。

越來越不想打開PDA的原因是:螢幕實在太小,字老是密密麻麻擠在一起,聯想到什麼時,要記錄並不容易。想輸入大量資料,還是得打開電腦。最後我連PDA都不太想帶在身上,因為皮帶上要掛著重重的手機(當時迷你手機還很昂貴),以及重量媲美WinCE機種的肥胖TRGPro。漸漸的,我把PDA放在袋子裡而不是隨身攜帶,想查資料時才打開。

這段時間,還有兩台TRGPro的升級版:HandEra走入我的生活。HandEra螢幕較大,字也漂亮,但她實在承載不起我過度投射的幻想。第一台HandEra,死在我住台北唸書時北投溫泉區的瘴氣,很快就接觸不良,無法顯示。第二台苟活了許久,最後晾在電腦旁邊,太久沒去使用,某天想到再為她充電一天後,竟然動也不動。

我過了好長一段沒有PDA的日子,發覺沒有PDA,我的生活並沒有變得較差、較黯淡或較沒效率。我袋子裡隨時放著輕巧的Tablet PC,XP的「休眠」功能做得不錯,推動一下開關,20秒內就恢復原有畫面,還順便偵測到無線網路。Tablet PC查詢資料、補充資料都比PDA方便,我原本以為我不會再買PDA了。

但,棄絕HandEra的一年後,現在我皮帶上又掛著一台PDA。這台PDA的CPU實在慢得可憐,常要等好幾秒讓她打開程式。記憶體不大,要看電子書得加上一個造型醜陋的擴充夾。螢幕也超級地小,總面積恐怕不到HandEra的三分之一。如果長期盯著螢幕看,下場絕對是晚上或隔天頭暈目眩。但我隨身攜帶,而且有信心會帶著她或她的進化物好幾年。

這台新玩具,是台灣某廠商生產的手機PDA。我最常用的,是PDA遠比單純手機方便的「通訊錄管理」功能。如「保齡球」之類的Palm版小遊戲,在網路上取之不竭。字典也不錯,我在記憶卡上裝了中英、英中、英英等好幾版本,必要時可查詢。偶爾我會玩玩PDA上的相機,但除了拿來做手機來電的大頭貼外,找不出其他用途。但我卻如此喜歡她,因為她的簡單、輕巧、不耗電。這PDA已經被手機「吸收」了,好像七龍珠漫畫裡的生化人被吸收後,也改變了彼此的人格。

最奢侈與最簡單的,往往都要經過長久的追尋,才能找到答案。但無疑科技的進步,還是我們能有這麼多選擇的最重要因素。科技進步的目的是什麼?其中之一,就是要讓事情簡單到恰好符合我們的需求。PDA產業「不紅」了,Palm公司面臨經營危機,可是,PDA的理念滲透進其他產業,在手機、在Tablet PC上繼續大放光芒。我不推薦你買我現在使用的PDA手機,「烈士」讓我們這種喜歡「敗家」的人來當就好了。但,幾個月後,我相信必然會有更多更好用的PDA手機出現。那時,你會有更好的選擇,或以一半不到的價格在拍賣網站購買我現在使用的機種。我懷疑純種PDA還有多少生存空間,但PDA不會死,她只會以更符合我們需求的形式,被吸收在各種電子產品中。(本文原刊於五月號 PCHome)

December 22, 2004 in 16.2004 PC Home專欄 | Permalink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s://www.typepad.com/services/trackback/6a00d83456b55069e200d8350c36d653ef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最奢侈與最簡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