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虧」三億七千萬元,太少 | Main | 我們都是將死之人 »

想像的病人

上個月,醫院醫師與研究生討論研究論文時,一位研究生報告說,研究所老師要求對精神病患錄音前,必須徵求家屬同意。幾位醫師上網查閱,才「重新發現」精神衛生法規定,對精神病人錄音、攝影前,必須經過家屬同意。當然,這些法條我們都背誦過,但久未使用,多少有些遺忘,要重新搜尋才會回到意識層面。

這位研究生後來因此遭遇困難:病患家屬多數不同意錄音,讓她的研究差點找不到適當的個案。其實她的個案跟她關係都不錯,平常她負責帶活動、帶團體,要做研究、要錄音,當然沒問題,病人多數一口答應。但家屬不同意,病人同意也沒輒。精神衛生法的規定原意是為了保護病人,但這時卻也讓病人的自主權不被承認。家屬一個不同意,就可以抹消病人的意志。當家屬跟病人想法不一致時,誰能決定哪一邊的意見優先?

當我過去在西部綜合醫院精神科工作時,每次有相機、錄影機出現,大家就會互相提醒,鏡頭不可以正對病人,因為急性病房裡的病人正處於精神病狀態,也許過一段時間就會出院,他們不見得喜歡自己住院的情形曝光。但在東部的長期收容園區裡,當我們帶居民到海洋世界、到墾丁遊覽時,如果有人拿出數位相機,並不會覺得唐突。一起生活好幾年,彼此熟識宛如家人的居民、工作人員,一起拍照留念,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情了。

在不同時候,面對不同的病人,我們會有不同的想像,因為精神病人──即使是同一種疾病,如精神分裂症,本身還是有很大的差異。當我們熟悉某一類特殊病人,對病人的想像很容易就會被個人經驗籠罩。當我們與穩定的病人長期相處,就會一時「記不起來」法律還有些針對嚴重病人的規範,也適用在穩定病人身上。如果我們沒有跟這些穩定病人生活的經驗,就不容易體會到,法律對嚴重病人的保護,有時也會變成對穩定病人的侵權。

「想像的歧異」,也常在學者身上發生。我曾聽一位留學歸來的學者,大力主張「去機構化」,主張所有的教養院、療養院,都應該解散,讓居民回到社區,因為機構化容易讓病人退化。這時,我不禁猜測,他所想像的病人,到底生成什麼模樣,會讓他做出如此判斷?

在媒體常見「精神病患復健成功」的故事,有些高功能的精神病患可以侃侃而談、出書演講,甚至把自己與疾病對抗的故事寫成論文。有些病人功能稍差,但也可以烘烘麵包,在咖啡店端茶點、打電腦,每天勤奮工作。如果你腦袋裡裝滿這類的病人故事,就會覺得這些病人應該居住在一般社區裡,盡量跟其他人過著一般的生活。自然,「機構化」這時變成了毒藥。

但如果你跟我一樣,在台灣最邊陲的精神科醫院,為收容低收入戶嚴重精神病患的「公務床」制度進行研究,整天聽家屬訴苦,講病人如何抗拒藥物、毆打家人、亂花積蓄,看家屬終於卸下沈重負擔的哀苦表情,你對病人的想像,就會是另一種模樣。你會擔心,這樣的病人,要如何回到社區?若拒絕收容,讓他們回到社區,對家屬是否過於殘酷?

面對這類的故事,沒有絕對的標準答案,因為病人的病情與發展有許多種可能。讓處於不同病情的病人,能得到適合他們的照護,而不是按照自己的想像,讓他們去實現你自己的理想,才是對病人的尊重。當然,這並不容易,因為台灣能提供的照護模式並不多,即使我們想讓病人有更多選擇,也無能為力。或許,有許多美好夢境,還是暫時只能停留在想像的世界吧。

December 22, 2004 in 12.2003 精神病患長期收容 | Permalink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s://www.typepad.com/services/trackback/6a00d83456b55069e200d8350c367853ef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想像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