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least restrictive alternative 的三種觀點 | Main | 花蓮不是只有觀光 »

尋找甘迺迪

每當看到「五百億擴大就業方案」、「五千億新十大建設」的新聞時,我就不禁感慨,這種大型的國家建設,什麼時候才會想到精神病人?

這不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四十年前,美國總統甘迺迪,便發動了在一千年後仍足以讓他留名世界史的「去機構化」運動。當時全美國有五十五萬嚴重、慢性精神病患長期居住在精神病院,甘迺迪在對國會的報告中聲明,希望能廣建社區精神復健設施,在十至二十年內讓半數精神病患回到社區。他的後繼者做到了,而且進度超前,並引發了全球性的風潮,深深影響上千萬精神病患的命運。


美國的去機構化運動算不上成功,因為太急於關閉精神病院,社區裡並沒有足夠的居住空間,導致許多精神病患淪為遊民,或因為犯罪被捕入獄。許多歐洲與亞洲的追隨者記取教訓,仍保持一定數目的精神病床,同時在社區裡建立小型的復健機構。比如說,有些病情穩定的精神病人不需要長期住在醫院,但也無法在社區裡獨立生活,又缺乏足夠的家庭支持力量。在台灣,這些病人可能會長期依賴健保病床,也可能會被送到玉里兩家大型的精神病院。在歐洲,這些病人會被安排到「旅舍」(hostel)。一份學術刊物如此描述一家成立於一九八九年的英國旅舍:

這是一間獨棟的房子,距離合作的大學醫院五英里遠。一樓是大廳,L型的餐廳,廚房,大的活動室,兩間廁所,一間小型的會談室,一間小型的工作人員辦公室。二樓有兩間浴室、兩間廁所,工作人員的床位與浴室,十間分隔的房間,以及兩道迴廊。這旅舍裡有一般居家家具、地毯、電視、收音機以及裝飾用的盆栽、圖畫與大型魚缸。旅舍前面有個小花園,後邊有座大花園,裡面有天井、溫室與庫房。

這是讓嚴重病人住的微型療養院,病情較輕的病人,可住進有管理員的群居公寓,接近社區,而且離家較近,政府會按照照顧者的所得分級補助住宿費。這樣的設施不僅普及於歐洲大陸,跟台灣同列四小龍的香港、新加坡,也都在十年內建立起完整的社區精神復健體系。台灣的療養院床位數已足夠,但社區精神復健設施幾乎掛零,只有少數點綴性質的樣板,在經費不足、民眾反彈的壓力下努力求生存。

台灣精神病人所受的待遇,跟貧乏的下水道系統一樣,可列為文明國家的恥辱,卻不受政治人物重視。先進國家會成立直屬總統或國會的精神衛生專家委員會,定期提出報告或白皮書,台灣的政黨領袖,可曾認真對民眾說明他心中的精神衛生藍圖?

可別小看精障者,精障者加上家屬,也有二、三十萬張選票。擴大對精障者的服務,符合以「助人產業」改善全球化時代失業風潮的趨勢。為精障者提供服務,可以繁榮地方、增加就業機會,玉里鎮民是最好的見證。更重要的是,這是沒有人能抵禦、沒有那個政黨敢反對、充滿人文關懷的政策。誰率先提出、具體推動,後繼者只有照做的份。

或許我們該辦場公投,決定要不要為了提供精障者像樣的社會福利而增稅或增加健保費率?這群最弱勢的病人,能否得到人性的待遇,考驗著台灣總統候選人的智慧,也檢視著台灣人的文明程度。

December 22, 2004 in 12.2003 精神病患長期收容 | Permalink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www.typepad.com/services/trackback/6a00d83456b55069e200d8350c36ae53ef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尋找甘迺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