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愛情的第三種誤解

三坪大的房間裡擺著兩張單人床,你趴在其中一張床上,兩隻手臂靠在胸前,下巴輕鬆地倚靠在微微張開的手背上。你身上只穿著一套透風的青綠色薄睡衣,盲眼的師傅兩個膝蓋成九十度角張開,正坐在你發紅的背上,賣力地用手肘突出的骨頭,按摩你酸疼的肩胛。

身材肥胖的按摩師傅有些用力,你的臉形變得扭曲,眉頭跟鼻梁擠成一團,但上一分鐘施力的地方,現在已傳出舒暢的放鬆感。你瞄一眼另一張床上的K,你的同事,痛苦與舒爽的表情,也輪流在他臉上出現。或許是師傅俐落的動作,會引發大腦分泌克制疼痛感覺的興奮劑吧!如同愛恨交加的相反感覺,就在擠眉弄眼的過程中交替出現。

Continue reading "關於愛情的第三種誤解"

December 21, 2004 in 10.2002 關於愛情的三種誤解 | Permalink | TrackBack (0)

關於愛情的第二種誤解


柔和的夕陽映射在稻田裡淺淺起伏的沃土,澄黃色的光暈從天邊蔓延開來。K彎著腰,褲管沾滿乾涸的泥巴,一邊說著:

「把這些雜草拔掉,我們就準備回家吧!」

你跟在後面,把快速生長的雜草也拔掉一些。難得遇到兩家人都有空閒的週末,你跟著K來到他在「生機農場」租用的一畝田地,學著架稻草人,準備一段時間後享用沒有使用農藥的碩大稻米和新鮮白菜。當然,平常農場會有專人負責耕作,讓這些都市中產階級假日來拔拔草、挖挖泥巴。但這畢竟還是你親手種出來的食物,你曾經參與它的生長。想到這裡,還是足夠讓你感到滿足了。

Continue reading "關於愛情的第二種誤解"

December 21, 2004 in 10.2002 關於愛情的三種誤解 | Permalink | TrackBack (0)

關於愛情的第一種誤解


好像在酒後宿醉的夢境裡,你跟K走入偏僻農村稻田的田埂。金黃色的夕陽傾斜地映照在飄動的稻浪上,朦朧的光暈讓天空炫染著依稀悲戚的氛圍。K兩手插在褲袋上,大拇指略微緊繃地翹首露出在外,低沈地漫步向前。你尾隨在後,踏著他的影子,頭也沒抬起來。

「S還好嗎?你們最近還有沒有聯絡?我怎麼都沒聽到你們的消息?」K的聲音傳來。

「一陣子沒聯絡了。」你黯淡地回答。

Continue reading "關於愛情的第一種誤解"

December 21, 2004 in 10.2002 關於愛情的三種誤解 | Permalink | TrackBac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