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慾

從 發現他的那一天起,我就開始無止盡地搜尋,挖掘那埋藏在醉人笑容底下,深不可知的夢魘‧‧‧‧‧‧


第一次按下門鈴時,他身上圍一圈櫻桃小丸子紅著臉頰快樂上學去的圍裙,手裡是油滴不斷跳躍的平底煎盤。他訝異地看著我,我像小丸子一樣羞怯地告訴他,對不起早來了,想參觀一下你的房子。

啊,沒什麼好看,他抹去臉頰上熱透的汗水,和他半熟的大塊牛排一起引領我進門,又去忙廚房的料理。

他的住處很簡單,地上就一套紅木桌椅,四聲道豪華 CD 音響和電視影碟,剩餘一片空曠。牆上張貼兩幅日本卡通海報。一幅是火紅太陽下揚帆重生的宇宙戰艦大和號。另一幅是宮奇峻的風之谷,娜伍絲嘉挺立在她的飛行器旁,微風揚起她的裙角和髮絲,在荷母巨蟲身旁,一點也不顯得渺小。

然後,我只看到嵌入雙人床的臥房,和貼地的和式餐桌。餐桌上,他已擺好盛宴。

Continue reading "食慾"

December 21, 2004 in 01.1990 年代,小說 | Permalink | TrackBack (0)

在那遙遠的地方

我知道我的生命就要結束,動物的本能甦醒,我感覺到靈魂從毛細孔散步離開的節奏。透明的塑膠管懸在鼻孔,高濃度的氧氣面對混濁的血液衝鋒陷陣。測心跳和血氧濃度的粉紅色夾子卡住乾枯的大拇指,規律的答答聲從床邊的監視器傳來,害我常躺在病床上不知不覺就被催眠。 量血壓的氣袋圍繞左腳,每五分鐘就洩氣、充氣一次 ----這六人房裏的看護沒在嘰嘰喳喳時,無聊地在心裡默數十二個循環,就代表我又支撐一個小時。


鎖鍊般纏繞身上的重重線圈,密切監視我的一舉一動,這時還沒有發出異常的訊號。可是我知道,不久,護士小姐將丟下手邊的針筒衝進病房,尖叫嘶喊呼喚所有人來幫忙。

我的體液乾凅,血管塌陷,奮力掙扎的汗珠從眉間和鼻翼沁出。一個三十歲蒼白失歡的病婦,在午後孤寂的胃腸科病房,不再抱持任何期望。傾斜的百葉窗外,燦爛的陽光片片透進。

Continue reading "在那遙遠的地方"

December 21, 2004 in 01.1990 年代,小說 | Permalink | TrackBack (0)

好男好女

當 黑 暗 將 要 退 卻
而 黎 明 已 在 遙 遠 的 天 邊
唱 起 嘹 亮 的 號 歌
我 們 為 什 麼 不 歌 唱

【 一九九一年六月十三日 】

今天是我一生中最歡喜之日。想起離我出獄已經三年,三年來我重回社會,整理塵封三十五年的家產。對陌生的台灣社會終能適應,也漸能釐清萬象之離奇。我決定賣掉祖厝,在老同學聚集的L黨,成立體制外的研發部。辦公處所、雜務開銷、人事費用,一概由我支出。我已年華老去,又受時代之波動而無妻無子,餘日無多,財富也是多餘。倒不如趁此良機,再為受壓迫的人民盡一分力。

Continue reading "好男好女"

December 21, 2004 in 01.1990 年代,小說 | Permalink | TrackBack (0)

思鄉

送走最後一個訪客,他熟練地操縱遙控器,在馬達急速迴旋的嗡嗡聲中,還沒聽到鐵門最後撞地的「喀」聲,他已將淺嘗幾口的纖維飲料倒掉,把玻璃瓶排在冰箱的腳邊,預備晚上失眠時用來砸蠢蠢欲動的蟑螂或小偷。他摸摸自己的鼻子,確定沒有變長的跡象,然後對這個每天重複的小丑把戲抱以微笑。他伸手到龐然大物的抽屜內搜尋走私的清涼油或萬金油,預備要應付晚上不能再延的工作。可是他碰到的是一張相片。雖然早已記熟上面的景象,也很清楚會對相片產生什麼反應,還是習慣性的拿出來,凝視上面模糊的人影。

Continue reading "思鄉"

December 21, 2004 in 01.1990 年代,小說 | Permalink | TrackBac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