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寫好一篇「公民報導」? | Main | 引爆趨勢 »

Comments

木材

看完此篇
下面幾個字莫名的浮現:

「掩蓋真相的過程
其實也是
真相的一部分。」

ROACH

目前看來,苦勞網的公民新聞營隊,或許會是最值得期待的一個活動?最起碼,苦勞網有組織,有意識,長期存在,這對推公民新聞很重要。萬一「公民記者」遇到什麼艱困的問題,或惹上黑白道,或許苦勞網也還能幫忙處理?

made

你引用The Universal Journalist中提到的,很明顯是所謂的「調查報導」,在台灣根本就很少見,請參考︰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list/newslist-content/0,3546,110514+112005010700318,00.html

我認為你的「搶救達觀部落廚房」還稱不上是調查報導,反而從媒體倫理的觀點來看,跟所謂的「置入性行銷」恐怕差異不大。

況且前不久水門案深喉嚨曝光後,美國也掀起一陣檢討「調查報導」功過的熱潮,「調查報導」讓記者亟於找出內幕、一戰成名,往往成了有心人加以操控的工具,反倒是客觀公正呈現各方事實的傳統報導方式,也許並不像以往想像地那麼糟糕。

「公民新聞」如果被帶往「調查報導」的方向,並以此為尊,以我的判斷,是死路一條。

ROACH

made:

搶救達觀部落一文,是一篇尋常的報導,我想還達不到林照真所說的「調查報導」,我也沒說它是啊。

至於我引用的 The Universal Journal 語句,很明顯是指「調查報導」嗎?我不曉得你這麼說的依據是什麼。或許你可以去買一本,配合上下文看看到底作者這一段話是針對什麼講的(在第一版第 3 頁)。

公民新聞的面向很廣,應該以什麼為尊,其實也只是反應個人的價值觀罷了。

made

"The heroes of journalism are reporters. What they do is find things out. They go in first, amid the chaos of now, battering at closed doors, sometimes taking risks, and capture the beginnings of the truth. And if they do not do that, who will? Editors? Commentators?

There is only one alternative to reporters: accepting the authorised version, the one the businesses, bureaucrats and politicians choose to give us.

After all, without reporters, what would commentators know?"

根據這段話,評論者的位階是從屬於報導者是沒錯,但是也不是所有的報導者都是hero,很多報導者是接受既有權威觀點的報導者。

對於這種接受既有權威觀點的報導者,如果沒有評論者出來揭破,沒有閱聽者社群勇於出來除錯或對話,所謂的「公民新聞」將會走向何方?

去報導就是hero,真這麼簡單就好了,無論是真hero面對惡勢力的風險,或是假hero未加反省、複製主流的觀點,這些難處,都不是鼓吹「公民新聞」的人可以迴避的。

made

又,有的commentators本身正是熟知被報導的領域中的圈內人,不要真的以為commentators都是無聊的無知者,好嗎?

Dan Gillmor總是說讀者比記者知道的事多得多,一般的報導者還是謙虛點比較好,把真正的hero頭銜留給那些勇於從事「調查報導」的人,我是這麼認為的。

ROACH

made:

厲害,厲害。我引用的那句話,確實不是針對「調查報告」來說,而是針對「一位稱職的報導人」說的。但你直接點出這麼斷然引用這句話的問題,不同凡響。你引用的是第二版,我手上的也是第二版,TM 手上有第一版,我引用的那句是從 TM 那本看到的。

書裡還講了許多身為一位 reporter 應該做的事情,我想,作者對 reporter 的重視,也是針對能符合那些準則的報導,不是隨便掛個「公民記者」、「業餘報導人」就能自以為比評論人高明到哪裡去。

我在最後一段試圖表達的是:我們可能大部分時間都是一位軟趴趴、好評論的 blogger ,但也許每隔一段時間,會花許多功夫來寫一篇硬底子的報導,能做到這樣也就不錯了。

至於評論人的角色,我想,也必須是做過類似調查研究,或本身就是 insider ,否則評論人的重要性,仍然比不上一流的報導人。但一位認真的評論人,確實可以揭穿三角貓的報導人。

附帶說明一句,我這一輩子,除了「落日原鄉」有一點點調查報告的味道外,其他文章頂多就是「深度訪談」,跟一般研究生論文位階差不多。我以「專欄作家」身份流竄主流媒體,無力再寫「落日原鄉」類的文章。所以,當我在寫「軟趴趴的評論人」時,罵到最多的,好像就是我自己啦。但我對於寫評論專欄的興趣也越來越小了。如果無力寫調查報告,寫寫小說也好過寫那麼多評論。

Juliana

Roach和made的對話精采極了,忍不住要跳出來喝采!

我在民國六十二年,大一參加台大慈幼會,大二開始參加社區工作〈運動?〉,如今回想起三十年前的參與,是滿滿的挫敗感。

兩年前我之所以選擇加入NPO如靖娟,是相信所謂的運動是需要人力、財力與組織才可能源遠流長並發揮力道。

個人認為一個好的公民新聞依然需要訪問、調查,如果脫離傳統媒體又脫離NPO恐怕很夢幻,恐流於輕薄膚淺又充滿盲點。

以上也是我過去兩年的實驗與心得。

米果

Roach,「五年級訓導處,樂多分校」已經開張了,也把你連結進來,有空去瞧瞧
http://blog.yam.com/ourpaper

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

April 200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