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神病不是這樣的 | Main | 救了一個又如何 »

Comments

豬小草

如果roach認為「社區產業」算是一種社會運動的話,那麼timo對於「行銷與社運」之間關係的置疑,就不是一種雞同鴨講了。至少在timo的這段話:「不深耘話題,無法增加〔消費者〕對事情的了解,短期動員出來的感動和消費,會對想法造成什麼影響?對議題的認識造成什麼影響?對長期方向的改變,又有什麼影響?」,我覺得他是很直接地問roach的。

當然,如果roach認為「社區產業」就是一個經濟活動,跟社會運動沒關係的話。那就是另一串對話了。

ROACH

豬小草:

這問題,應該要去問我的「案主」,接受社會資源的團體,例如達觀部落廚房的黃盈豪。我的責任,是找出值得得到這些社會資源的團體。如何運用這些資源,要看這些接受資源的團體怎麼去做了。有興趣的人請去看看達觀部落廚房接受了這些資源後,做了什麼事情。有興趣的人,去瞭解一下全景的人這幾個月,拿這些社會資源,做了什麼事情。

事在人為。同樣的工具,在別人手上,可能會拿去幫助一般農會系統,然後賣「重建區水果」賣到要到南部蒐購。在我手上,就會注意這些團體的運動性質,務必讓這些資源能發揮最大的效用。Timo 的問題很對,而解決這問題的方法就是事前的評估與事後的監督。事前的評估,要靠方案執行者的良心與信譽,事後的監督,就要靠網友集體的力量。

ROACH

豬小草:

又:其實我跟 Timo 之間,還存在著「一個『行銷』,兩種表述」的問題。他認定的「行銷」,跟我所講的「行銷」,看起來像是兩個星球的事情。

好比說,Timo 筆下的行銷,就是「不深耘話題」、「短期動員」,以致於對「想法」、「認識」、「方向」沒有什麼改變。Timo 所講的行銷,比較接近「商品行銷」的概念。我講的行銷,比較接近「非營利行銷」的概念。

我談的、做的都是非營利行銷之事,用商品行銷的講法來批評,實在是沒有意義。當然,我可以理解,如果 Timo 沒有非營利行銷的實務經驗,而用商品行銷的概念來批評我,也不能說錯,因為我也沒有註明清楚我所說的是「非營利行銷」。語言往往就是誤解的根源,我所做之事明明就是非營利行銷,但只因為簡稱「行銷」,在某些人腦海中浮現的就可能會是商品行銷的概念。

合格的非營利行銷,所追求的最高目標,當然是要深耕話題、長期動員、影響想法、認識、與方向的!

豬小草

其實,我並不覺得在行銷前面加上「非營利」三個字,就能夠改變你們之間的討論。你們討論的仍舊是不同的事。在同一個星球,但是有南北差異。

比方說全景那件事,你當然會對「生命」能夠透過網路作倒這麼好的宣傳而感到高興,但是timo似乎是覺得大家能夠對「何謂紀錄片?」作更深的討論是更振奮人心的。不過,timo覺得好的,你反倒覺得心酸酸的,不是嗎?

你在乎的是「怎麼作?」,但是timo在想的是「為什麼要作?」這不是雞同鴨講,只是看到一個事件不一樣的地方罷了。所以,我覺得timo對「行銷」的意見其實是一種謹慎。這話聽來或許刺耳,但總是讓我們能夠去想:「為什麼要?為什麼要串聯?串聯之後呢?」

問「為什麼要?」的問題,不代表就反對「怎麼作?」,而是在一來一返的過程中思考「運動」這件事。我想這是timo為什麼會提到苦勞網、同光教會的原因。有一些議題,如果沒有人長期耕耘討論關注辯論的話,等到風潮一過,這議題就被遺忘了。東南亞海嘯不就是這樣子嗎?

當然,我對timo的想法都是我自己的臆測,他一定不是這樣想的。

ROACH

豬小草:

我現在沒勁再把所有文章細讀,就我的感覺,我從行銷談起,是 Timo 把行銷跟他要談的東西一刀兩切,但實際上,進階的非營利行銷,都包含他重視的那些事情。高段的非營利行銷,一定要在一開始就面對「為什麼要做」的問題。Know-how ,其實也包含如何處理「意義」的問題,否則濫用行銷工具,最後很可能會引起網民的反彈與疲乏。

所以,我覺得我的一個問題是,沒有在一開始好好處理「定義」。這些討論雖然有點雞同鴨講,但也有助於我在其他更公開的場合講這些問題時,要把一些名詞的使用界定清楚,以免接受訊息的人會因為經驗上的差異產生截然不同的解讀方式。

The comments to this entry are closed.

April 200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